新闻分类
9元钱能开汽车尝鲜者寥寥 共享汽车在汉缓慢起步_荆楚
2017-05-11 13:38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为何不赚钱也干?

公车改革推动者、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表示,共享汽车的出现,可能改变人们的消费观念:从拥有车,到使用车。“共享汽车降低了用车门槛,没钱买车,也能在需要的时候开上车。”

从条款来看,用户是风险的主要承担者。畅的公司相关人士透露,由于用户押金仅1000元,一旦发生严重违章或事故,追究责任或赔偿并不容易。为规避风险,该公司将租车门槛设置为考取驾照一年以上,并列出多条免责条款。但有法律专家指出,根据合同法,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款无效。因此,一旦在使用共享汽车过程中发生安全事故,平台未必能通过格式条款来免责。

采访中,两家共享汽车公司都不约而同谈到:投入汽车容易,布局网点太难。

风险责任谁来承担?

 

掏出手机扫码,领取钥匙,发动汽车。2月21日上午,武汉光谷未来科技城,记者体验了一次共享汽车。

畅的租车服务条款规定,若会员在车辆使用期间发生交通违章,由此引起的罚款、赔偿或其他支出均由会员承担。会员在收到通知之日起10天内自行负责缴纳罚款、清除违章记录,否则,畅的公司有权从会员押金账户直接抵扣。如发生交通意外,在保险公司索赔范围以外的责任与赔偿由会员自行承担。此外,会员还需按照每天200元的标准承担停运损失。

共享汽车为工薪阶层减压

这是一辆江淮牌电动汽车,可乘坐5人,由电动机驱动,起步轻盈,没有汽油车发动机轰鸣声。记者开车绕未来科技城转了一圈,还车时,手机显示,需缴费9元。

畅的公司副总经理杨春测算,一辆电动汽车每天回收租金100元,才能勉强收支平衡。以现有每小时15元租赁价格计算,每辆车每天需要出租7个小时。但目前,两家公司的汽车出租率距离每天7小时,均还有很大距离。

沌口地区是“易微享”的地盘。近一年来,武汉电动汽车示范运营有限公司投入300辆电动汽车,其中大部分网点都在沌口。公司市场主管曾卓介绍,客户中约一半是东风公司职工,“目前市场仍未完全打开,知名度不够,活跃用户也不多”。

此外,车企还能通过使用共享汽车业务,获得用户个人信息、出行习惯等数据,进行精准广告推送。

图为:租赁站点门前的易微享汽车使用指南。

 

不用购买也能享受

去年12月,国家发改委印发了《绿色发展指标体系》和《生态文明建设考核目标体系》,作为生态文明建设评价考核的依据。其中,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增长率是考核指标之一。从政府层面而言,支持企业发展新能源汽车共享,也更有动力。

武汉畅的公司大股东是合康新能公司。该公司以生产变频器起家,近年来,通过收购、自主研发等途径,已形成节能设备高端制造(高中低压变频器)、电动车(总成配套、租赁、充电)、节能环保三大板块的业务格局,产品覆盖电动车动力总成系统及关键零部件。武汉电动汽车示范运营公司的股东之一是东风电动车辆股份有限公司,其采购并投放运营的车辆,也都是“东风造”。

由于专用车位稀缺,畅的汽车暂时无法实现异地还车。这意味着,在某网点租车,还车时也必在原来的网点。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消费人群。

据报道,“易开租车”在芜湖已建成70多个租赁点,投入新能源汽车1160辆,租赁人群多以20至30公里中短途出行为主,节假日一车难求。

图为:在武汉经开区市民服务中心内,共享汽车专用车位常常被私家车占据。

一辆10万元左右的家用轿车,按百公里油耗9升计算,每年行驶1.5万公里,油费约8000元,加上保险、保养和停车费,每年花费超过1.5万元,这还不算车辆折旧费。对工薪阶层来说,在武汉养一辆车并不容易。、

部分车辆一月难租一次

交通工程专家、华中科技大学教授赵宪尧认为,近年来,武汉汽油车数量快速膨胀,城市污染、拥堵加剧,以新能源汽车为主力的共享汽车普及后,有望减少这些问题。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一项研究结果显示,共享汽车模式步入正轨后,一辆共享汽车可替代7到11辆私家车,减少6%至16%的行驶距离,并有效降低能耗。

其实,共享汽车在武汉的出现时间,远早于“摩拜单车”,不过知晓者少、用户不多。

违停、闯红灯、酒驾……

9元钱就能开走电动汽车

与共享单车相比,共享汽车可能会带来更多事故和法律上的风险。经济学家、武汉大学教授伍新木表示,共享经济是一种节约、共赢的经济模式,但共享汽车也带来了诸多管理上的难题,如果无法解决由此引发的责任风险,这种模式将难以持续健康发展。

在光谷合康变频工业园内,不少企业员工出门办事都以畅的汽车代步。该工业园此前有20多辆“公车”,畅的汽车启用后,大部分“公车”都被转卖或停用,现只有4辆服役。一位企业负责人表示,租用畅的汽车代步,比买车养车便宜得多,既不用汽油费,过桥也无需缴纳ETC费用。

相比而言,共享汽车要划算很多。武汉未来科技城某公司经理黄云博算了笔账:每周租车大约需要花费180元,每年约9000元。不仅比养车便宜,还不用一次性投入10多万元购车。

同济大学新能源汽车产业化研究中心吴小员认为,新能源汽车租赁业务初期投入巨大,短期难以获得回报,单独依靠企业力量很难完成。但新能源汽车租赁,具备提升交通工具运输效率、减少城市污染等公共服务功能,政府应积极推动,大力引导。建立政府和企业合营模式,或许是共享汽车初期发展的最优选择。

东湖路知音传媒集团内也有一辆畅的电动汽车,由大院内某咖啡店负责管理。负责人刘女士告诉记者,去年11月至今,只有一人来租车使用。

共享汽车在光谷和沌口的“曝光率”较高。光谷未来科技城某光电技术公司经理黄云博是畅的汽车的忠实用户,近一年来,他几乎每周都要租用三四次。“因为工作需要,我经常往返武汉三镇,租用畅的汽车比打车更便宜。就是网点太少,还车不方便。”

但他也承认,共享汽车很难像共享单车那样在短时间内风靡,“共享汽车需要更多的车位和充电桩匹配,也涉及诸多管理难题,推行尚需时日。”

光靠企业难玩转

资金投入大,回报周期却不容乐观。

畅的公司副总经理杨春坦承,现在的共享汽车市场,还谈不上竞争,“无论是我们,还是同城另外一家公司,现在最大任务是把蛋糕做大,而专用车位,就是最为关键的资源”。

链接

去年12月,摩拜单车登陆武汉。仅3个月,就风靡三镇、随处可见。

武汉电动汽车示范运营有限公司的经营方式略有不同。该公司推出的共享汽车APP名为“易微享”,按分钟收费,每分钟收费0.33元,折合每小时20元。打开APP预定并缴费,就能通过手机遥控解锁开门,无需联系网点管理员。“易微享”汽车钥匙放在车内手扶箱,结束用车后,只需将钥匙放回原处,即可通过手机锁车还车。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共享汽车发展较好的城市,往往都有地方政府的支持,“政府将它纳入公共交通体系,给予政策扶持和资源配套支持,共享汽车才能真正发展起来,如不限号、走高速免费、公共停车区域可自由停放等。”

图为:在武汉经开区三角湖租赁站点内,易微享电动汽车正在充电。

只需9元,就能使用一辆电动汽车半个小时;超过半个小时,每分钟0.3元,每小时15元封顶。相比传统的汽车日租或月租模式,以分时租赁为主的共享汽车门槛更低。

解读共享汽车的生意经

据了解,目前在武汉从事共享汽车运营的公司有2家,分别是武汉电动汽车示范运营有限公司和武汉畅的科技有限公司。记者体验的“共享汽车”属于畅的公司,下载“畅的租车”APP,注册账号,上传驾驶证通过审核,再缴纳1000元押金,就能在指定站点租用车辆。

在国内,北汽、力帆、长安等汽车厂商的分时租赁业务都在推进中。据《重庆日报》报道,力帆集团旗下盼达用车分时租赁项目,已在重庆主城区建设超过50个分时租赁点,投放新能源汽车近800辆。

2月22日上午,记者看到,一辆畅的电动汽车停放在武昌八一路帅府饭店停车场内。酒店工作人员夏女士称,车辆由畅的公司提供,日常充电、交车、还车,都由酒店负责。在酒店大堂内,还摆放着畅的租车的广告牌。

从共享单车运营情况来看,某些地方已出现人为故意损坏的情形。一旦共享汽车被人动手脚,拆走关键零部件,或是轮胎等涉及交通安全的部件遭到破坏,可能导致交通事故,造成人员财产损害。相关法律责任应由谁承担?到底是汽车的产品质量责任,运营方管理不善的违约责任,还是驾驶员驾驶不慎的侵权责任?对于受害者来说,要厘清这些责任并获得赔偿,较为困难。

价格不高,驾驶体验也不错,但共享汽车在武汉却未成气候。部分站点的车辆,甚至一个月也难租出去一次。

电动汽车,需配备建有充电桩的专用车位。据武汉市科技局《充电设施统计汇总表》,截至去年12月,该市共有充电桩5543个。这些充电桩大多分布在商场、酒店、社区、机关大院等,与之匹配的车位权属分散,共享汽车运营公司与车位业主洽谈合作比较困难。“没有充裕的车位,我们就无法增加网点。”畅的公司总经理潘琨介绍,该公司正尝试与一些车位业主合作,业主提供车位,畅的提供汽车,租车收益双方分成,但推进困难。主要是因为目前车辆使用率不高,收益分成较少,难以打动车位业主。

价格不高,又能享受自驾乐趣,共享汽车为何未能风行三镇?

在芜湖火车站停车场,有近百个共享汽车专用车位,这在其他城市是难以想象的。另外,借助公车改革,大部分芜湖政府机关也都向“易开租车”优先开放,允许其建设租赁点。芜湖市交通运输局相关负责人透露,在易开公司成立之初,政府资金给予了支持,政府是控股股东,但不参与运营。

业内人士分析,涉足共享汽车,是车企开拓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重要布局。近年来,新能源汽车个人市场销售局面难以打开,主要原因在于充电难、续航短、价格贵。通过共享汽车模式,由运营方解决充电、续航、价格等问题,可最大限度消除人们对电动汽车的使用顾虑,对扩大销量有所帮助。

夏女士提供的记录显示,去年12月以来,平均每周仅租车一次,“问的人多,租的人少,一些客人听说要下载软件,还要拍驾驶证上传审核,觉得麻烦。几位尝试租车的也都是年轻人。”

从资金回报速度来看,共享汽车并不是一门赚钱的好生意,但何以各大城市都有企业纷纷参与?记者调查发现,共享汽车企业背后,大多有新能源汽车制造厂商或零部件厂商的身影。

湖北日报讯(记者 杨然)在手机上下载客户端,充值299元押金即可开通账户。点击客户端,找到附近车辆位置,扫码解锁,可随停随走。摩拜单车,这种互联网时代的绿色出行方式,解决市民出行最后一公里,受到许多人喜爱。

好不容易争取到的车位,也难以保证正常使用。武汉电动汽车示范运营公司在沌口市民政务服务中心停车场有租车网点,但由于这里办事群众较多,共享汽车专用车位长期被其他车辆霸占。“我们去重庆考察发现,那里在街边划有共享汽车专用车位,如果私家车占用,会被贴罚单。”公司运营主管李阳说。据了解,去年4月,戴姆勒智行交通服务集团旗下的“car2go”项目进驻重庆,投放奔驰smart车型作为共享汽车,目前注册用户已超过11.8万人。

国内发展共享汽车的城市中,最成功的样板并非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而是安徽芜湖。在大多数共享汽车企业还处在“烧钱”阶段时,立足芜湖的“易开租车”则称,自己即将盈利,有望成为国内第一家赚钱的共享汽车企业。

专用车位少成最大制约

畅的公司采购一辆电动汽车,成本约9万元;电动汽车示范运营公司每辆车的采购成本,也约为6万元。据相关人士透露,今年,这两家公司分别要在武汉投放1000辆以上新车,加上车位、人员等维护运营成本,累计投入将达亿元左右。

违停、闯红灯、车辆擦碰,甚至是酒驾、交通肇事……都是共享汽车推广过程中,无法回避的风险。

畅的公司总经理潘琨介绍,去年1月以来,该公司已在武汉投放280辆电动汽车,分布在各酒店、社区、产业园等。车辆主要从江淮、众泰、海马等车企采购,以江淮牌电动汽车为例,充满电后可行驶约160公里,足以满足市内通勤需求。

近日,众多市民的微信朋友圈里开始传“摩拜汽车”即将抵汉。所谓“摩拜汽车”,指的是以分时租赁为主的共享汽车模式,并非摩拜出品。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hotenews.com 版权所有